英雄都有一個傳奇的故事,我的學生英雄當然也不例外。

在我還不認識他之前就聽過他的傳奇-有人說英雄曾在橋下河堤邊流浪過一兩個月,學校老師和他爸爸都找不到他;還有人說英雄常跑給警察追而警察都追不到,因為他曾經跑過全校馬拉松的冠軍,把第二名遠遠拋在幾條街外…。

    直到我見到真正的英雄:150公分,瘦小,黑皮膚,巴掌臉配著兩條厚嘴唇,深邃、長睫毛下骨碌轉的眼珠子,觀察著我和學校老師的對話。學校老師叮嚀幾句後把英雄留在學園,這個資料上記載著就讀資源班、外表明明就是原住民,卻毫無原住民血統,加上他的那些英雄傳說…,我開始惶恐不安,「英雄」到底需要什麼?學園有辦法協助他嗎?「老蘇,我八肚足腰ㄟ」、「嘟ㄚ你不是講家有飯可以甲」每個字都壓低喉嚨從丹田有力的響亮的道地的台語,把我從遙遠的社會排除、無規範理論、差別接觸理論…,帶回到眼前這個臉上有著一點天真的、一些傑傲不遜的、一縷靦腆的少年真實生命裡。

    英雄的家在偏遠的鄉下,附近並沒什麼鄰居,一家六口過著與外界半隔離的生活,一排木椅、一台電視、簡單的廚房餐桌上擺的是放了很多天還沒洗的盤子與菜渣,家中就堆著稻草。英雄對我解釋說他老爸說不要買太多東西否則別人會認為他們很有錢就不補助了,所以他們家有四張殘障手冊,補助多坐車也不用錢。我看到角落地上或站或躺著不下二十支的維士比或其他酒類的空瓶子。我問他誰喝的?英雄說是他爸爸喝的,但偶而媽媽、弟弟和他也會去偷喝,但被發現就「悽慘~囉」,英雄的爸爸騎著機車回來了,原本一派輕鬆的英雄馬上閉上嘴,瞪大眼睛變成無尾熊,不安的小聲的催促著我「主任我們快回學園吧」。

    英雄說他早該來這裡讀書的,這裡的同學老師都比較「正常」。英雄雖然字不認識幾個,也不太會用國語表達,但從小被放在資源班來教卻也太誇張了,因為他有著清楚的邏輯與不錯的記憶力,更有超乎常人的身體動覺,他可以輕鬆的把脫鏈的腳踏車修好,同學還分不清上坡該用高檔還低檔時,英雄早已在山上的三清宮等我們了;看西洋的推理電影,他總能先找到原因與兇手,為了要看得懂還多認識很多字;社會服務課去作拆卸回收電器時,電風扇、收音機在他手拿一根螺絲起子下快速瓦解分類,音樂方面興致一來也能對著班上胖胖的女同學模仿電視廣告「為著生活每日就來洗身軀」、「阿我貴妃內」維妙維肖,引來哄堂大笑。

    職業試探的課程,英雄都非常喜歡,看到老師推割草機除草,英雄三兩下就會了,看老師使用耕耘機培土,也難不倒英雄,畢業後英雄用「手冊」考上高職汽修科,英雄放學後還是常回學園看看他以前所種的植物,穿著高職制服的英雄長高了許多,英挺了也自信了許多。有一天他告訴我「手冊丟了,不想讓爸爸知道,也不想再去補發」,因為他將來要靠自己修車、洗車賺錢…。換我瞪大眼睛聽他說他的未來人生規畫,每個段落英雄總補充一句「主任你說對嗎?」,我也總是回應「你越來越厲害了」。總結時我豎起大拇哥由衷的對他說「英雄你真是一條好漢」他回我「沒有啦,剛好而已啦」。
【作者:
得安學園主任游美貞

    全站熱搜

    d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